当前位置:首页 >> 夕阳风采
张朗:湖北民间艺术的守望者
发布时间:2015-04-14 来源:离退休干部工作处 点击次数:
      张朗,1928年8月出生于湖北省广济县(今武穴市)。著名民艺研究学者、民艺美学理论家、民艺教育家,我省民艺研究与保护领军者。毕生从事湖北民间美术收藏整理及创新研究、致力于工艺美术教学与人才培养,是我国恢复高考后首批工艺美术专业研究生导师。湖北美术学院原工艺美术系主任,资深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前不久,87岁高龄的张朗先生正式将自己从事民艺研究60年所藏的千余件荆楚地区民间艺术作品全部捐献给湖北美术学院并展出,以充分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促进民间美术的进一步研究和发展。他的爱国和爱校情怀深深感动了湖美师生以及热爱荆楚文化、致力于保护中华优秀精神文明的广大市民。

  为深入了解本次捐赠展览的前因后果,感知张朗老先生的几十载民艺研究之路,近日,湖北美术学院新闻中心学生记者一行对张朗老先生进行了专访。


因缘际会寻本心 无私奉献显大爱

  张朗先生自幼酷爱绘画,高中毕业考入武昌艺专(湖北美术学院前身)学习国画专业,后值民间美术改革大潮,为响应组织号召,宣传党的文艺改革政策,他多次深入民间,进行湖北民间美术的辅导工作。

  几十年来,为了探究这根植于民众中的纯朴艺术,张朗先生像一枝沙漠中的植物,把自己的根系深深扎于土壤中,向生产者学习,充分吸取养分。张老踏遍荆楚,东到黄梅,西到来凤,南到通山,北到武当,这些地方不仅留下了先生的足迹,也留下了先生对荆楚民间美术的深情。张朗先生曾在书中这样写道:“回忆我在收集民间图案的岁月,有苦有乐,有喜有忧。没有那种对楚文化的酷爱和对本职工作执着追求的精神是难以坚持的。”“当时上山没有车,只有慢慢走,自带干粮,身背水壶,头戴草帽,手提画具,那时我已年过半百,非常辛苦”。对此,张朗老先生对记者笑言:“那时候我自己越画越有兴趣,慢慢地脑子里积累的东西也就多了”。

  多年技艺与学识的积淀,加上对民艺一如既往的赤诚之心,张朗先生为湖北民间文化的传承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在人民大会堂湖北厅,至今仍陈列着当年由张朗先生设计的“松石镶嵌大屏风”,作品巧妙地将材质与工艺结合,展现了浪漫的楚风楚韵;上世纪80年代,由先生设计的黄鹤楼建筑装饰纹样凝练而精致,在这座记录楚地历史的名楼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楚风魅力。

  谈及此次捐赠,张朗老先生说:“我之所以把我毕生所藏捐赠出来,其一是为了回报昙华林母校及前辈老师对我的培养和帮助,正因他们的支持我才得以更好的研究民间工艺美术。其二是为了给更多的师生和民众提供一个接触、了解民间艺术的契机。”先生坦言,此次捐赠心里虽有不舍,但他认为这些珍贵的作品只有在社会中才能真正体现它们的价值,同时他也相信湖北美术学院将对其进行更加妥善的保管与利用。


  紧跟时代求创新 荆楚艺术放异彩

  半个多世纪以来,张朗先生潜心研习传统工艺,并在实践中探索新思路。同时,跟随国家政策的导向,对“过时”的剪纸、年画、雕刻等艺术内容进行大胆改造,为民间艺术赋予了新时代的政治思想。

  以年画来说,湖北地区的年画向来以融合了教化、娱乐、实用等特点而繁荣,上世纪50年代初期,张朗先生同湖北美术工作室人员一起,分析研究旧年画,学习其构图形式、表现手法、色彩套配等,先后组织创作新画样数十余种。例如1951年全国掀起“抗美援朝”热浪时期,先生创作的“保家卫国、劳动增产”大门画便大受群众欢迎。创新的年画凭其新内容、新思想、新形式,年销几百万。

  1951年,张朗先生协同黄陂文化馆召集全县剪纸艺人,学习党的文艺政策,观摩新花样,还同艺人一起设计出“翻身花”、“纺棉纱”、“小民兵”等一大批新花样,满足了翻身妇女的时代需要;随着湖北省学习民间剪纸、创新花样的热潮,张朗先生参与组织了剪纸义卖捐献展览会,编印了大量书籍,引导雕花剪纸艺术的改造;1954年,先生辅导武汉雕花艺人创作20余种新样品,五万余张。在众人的努力下,湖北剪纸艺术剔出了封建迷信的糟粕,成为了新生活的实用品和欣赏品。

  不断创新,方能开花结果。张朗先生在复兴民间工艺美术之路上所作的大量有益的探索,激励着后人,指引着未来民艺发展的方向。


  美在民间永不朽 复兴民艺耀楚天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有了更高的审美追求,而民间艺术作为一切美术生长的土壤,将会被注入新鲜的血液,大放异彩。目前,湖北省已有多个项目被纳入国家级和省级的保护名录,各地政府和文化部门对民族民间美术的认识得到了进一步加深。”张朗老先生向记者介绍。

  如此可喜的发展态势,给了这一领域内的求学者极大振奋。民间艺术复兴这样光荣的使命,正需要一代一代如张朗先生般的守望者,上下求索。先生常这样劝诫学生:“要想学好民间美术,不仅要有悟性,还要有苦行僧一般的意志才行。”当记者谈起当前美术学习者的求学状态时,张老不禁感慨,“现在不少年轻的民艺求学者们仍然保留着虔诚态度,只要保留这样的热忱,我们民间艺术的复兴就大有希望。”

  先生说,做民艺工作的历程,也是学习老艺人敬业精神的过程,只有这种敬业精神,才能使我国传统文化代代相传。张朗先生毕生所藏以及从艺几十年所创作的大量美术作品和著述,成为了工艺美术研究领域一笔珍贵的财富,他对民艺的执着精神成为湖北民间美术后继者的一面旗帜。采访结束时,先生特地以爱书相赠,意借记者之口鼓励母校学子踏实求艺,学有所成。

  在湖北省文化复兴政策的清晰指引下,湖北美术学院昙华林艺术区作为“古城文化区”,多年以来容纳和支持着民间艺人们的生存与发展。她作为承接艺术家、文化产业的基地,使荆楚地区的民间美术得以在此开花结果,为武汉市的文化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而2014年我校新增的工艺美术专业,更是成为了传承、发扬、创新湖北民间艺术的又一平台,在诸多老一辈湖美人的精神指引下,为民间工艺美术走向新的繁荣做出卓越贡献。

  在此衷心祝福张朗老师身体康泰,晚年幸福!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