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刊
【湖美抗战故事】勿忘:1938.8.16
发布时间:2015-09-11 来源:离退休干部工作处 点击次数:
      1938年6月,抗日战争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东北、华北、山东、上海、南京相继沦陷。日军从全部陆军34个师团中抽调14个师团、共计40万大军编组成华中派遣军,渐渐逼近武汉这座中国内陆的最大城市。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行政院、监察院、外交部、财政部等部门以及主要的党政军首脑要员们均移驻武汉,武汉遂成为当时全国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与文化中心,成为事实上的战时首都,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也转移到了武汉,武汉一时成为全国乃至于全世界关注的焦点。1938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长达数千里的战线上展开了为期4个半月的血战,史称“武汉会战”。

  武汉会战开始后,日军对武汉进行了长时间的狂轰滥炸。8月,武汉会战由长江两岸转向山地,中国军队的抵抗更加顽强,战斗日趋激烈。日军对武汉的轰炸更加疯狂,几乎每两天就要空袭一次,江城遭到亘古未有的劫难。“8月16日正午十二时余,日军出动飞机八十一架次,分两批对武汉轮番轰炸。首批四十五架分在汉阳、汉口市区投弹百余枚离去。后第二批三十六架复继续侵入武汉,经飞武昌上空,当即向武昌市区滥行投弹,疯狂轰炸。火巷、陶家巷、平阅路、金陇巷一带被炸极惨,火巷内所有商户十余栋完全炸毁。死伤十余人,其中有一八旬老妇,竟炸成数段,血肉一片,观之令人鼻酸。武昌艺术专科学校、省立第9小学、省立高级中学等均为教育机关,敌机竟不顾一切,滥施轰炸,大半炸毁”。(摘自1938年8月17日《武汉日报》)。

  由于事先得到防空警报,武昌艺专师生们外出躲避轰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是整个校园建筑,以及被及未及运走的校具、仪器、模型、标本、机械、教具;各种中外图书、多年珍藏的字画、古物;住校教职员、校工、学生衣物财产都在这场空祸中损毁殆尽,学校遭受了巨大损失。

  武昌艺专的校产来之不易。从1920年租用民房创办学校, 1924年获准拨旧“湖北提学使署”为校址,到 1925年校舍建筑开工,学校创办人花费无数心血谋划。为了筹措资金,校长蒋兰圃乃倾其家产,不惜将个人当年在湖北樊口购置的五百亩田产及一艘小火轮股票,全悉捐出作建校基金。教务主任唐义精则亲自向南洋华侨募金,并与总务主任徐子珩同赴北京向中华教育基金委员会申请补助,获得经费数千元,校董和社会名流也资助若干,于1926年建成。武昌水陆街校园占地面积一千九百二十方丈,建有校舍24座、各类教学和生活用房76间。校门面南临街而筑,为三门石牌坊式拱形门楼,门柱上装有欧式雕花铁门。校园平面结构沿用原旧湖北提学使署“多重院落式”的布局。第一重进校门后有一条宽广的水泥路,路两旁是大片绿郁郁的草坪,路尽处有一座拱门式的三层综合大楼,为西式建筑风格,分别设有校长办公室、校董办公室、会议室、教务处、总务处、教具室、图书馆、陈列馆、教室、写生室、石膏模型室、初高中教室、绘画实验室、游艺室等。穿过大楼为第二重,主建筑是一栋二层西式教学大楼,分别设有普通教室、专用教室、初中教室、学生画室、写生室、实验室等。教学大楼前有一座大花园,小道相间,树木环绕,鲜花似锦,草坪如茵。花园中央耸立着高大的建校纪念碑,旁边还有一座二层楼的音乐厅。第三重由一些中式平房组合而成,走廊迂回,高低错落,格窗板壁,古朴典雅,仍保留过去旧提学使署的格局和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并以草坪石亭为间隔,分为东、西两院,东院为教职员宿舍、学生寝室、初中教室、理论教室、理发室、收发室、童子军办公室等;西院为女生学习生活区,包括女生教室、画室,女生寝室、女生篮球场等。第四重左边为生活区、教学实习区和运动场。生活设施有餐厅、沐浴室、盥洗室等;教学实习区有劳作室、金工机械室、陶器实习工厂等;运动场所有兰球场、网球场、健身房等;主要建筑为一栋二层楼的总理纪念堂,纪念堂高大雄伟,门口两边为欧式立柱,二楼走廊的外壁上刻着6个由圆环装饰的“美”字,作为学校的标记。这里除了纪念孙中山先生,更多的是用于开大会以及举行开学典礼、毕业典礼,举办美术展览和文艺演出等等。校园围墙为青砖空斗墙,后门外是幽静的歌笛湖。春夏时节,校园里草坪碧绿,树林成荫,藤萝高垂,琴声悠扬,环境非常优雅。校舍建筑在当时国内美术学校中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其重要部分采用了真正的麻石。“石柱崇楼,恢宏壮丽,几为武汉各校之冠”,曾被三镇民众称之为武汉的“艺术之宫”。

  根据海牙《陆战法规惯例条约》第27条规定:一切有关文化方面,如宗教、美术、学术、及古物的机关与其财产,如不作为军事用途,交战国必须力求保全,不得实施破坏。然而,日军在军事进攻的同时,却有意识地将我国高等教育机构列为重点轰炸目标之一,是企图消灭我国固有之文化。

  据史料记载,在对武汉高校的空袭中,对武昌艺专的毁坏最大,还有另外两个原因:

  其一是校长唐义精毫不留情地顶撞了日本同仁医院藤田院长和日本驻武汉的领事,拒绝了他们重金收购武昌艺专所藏艺术珍品的要求。“二十五年夏,汉口同仁医院院长藤田,慕先生名,欲厚相结纳,诡言艺术无国界,请其赴日参观,日政府愿竭诚招待,先生烛其隐,力却之,藤田以计不得售,又藉购艺专所藏贺良朴先生墨迹,许以重价,拜请先生题词,嘱书[广田大人]款,先生复严辞拒绝”。

  其二是师生们制作了大量宣传画,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在武汉三镇影响很大,日本特务深为忌恨。唐义精校长在给教育部的呈报中,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本校此次遭受敌机轰炸,校舍器具,毁坏殆尽……去岁抗战军兴,参加救亡运动,如各项歌剧、绘画等艺术宣传,无论前线后方,尤为踊跃从事,不敢后人。良以救国之心,在青年最为真挚,而抗战宣传,有需艺术为主干,用是本校学生,服务宣传工作比较适宜,而易收效。亦即以斯竟遭强敌之忌,至以本校为其施炸目标,连日侦察,投弹无数,必使毫无抵御之文化机关,顷刻化为劫灰而后已……”。这样一所名声显赫“艺术之宫”遭到日本侵华战争毁灭性的破坏,实为湖北艺术史上的惨重损失。失去了校园的武昌艺专只有离开武汉,迁往四川江津,极其艰辛的维持办学。其结果,正如武昌艺专教授理事会在1948年写给湖北省参议会的呈报所说:“本校抗战损失在全国文化教育事业方面无可比算,其惨重价值数字在目前币值几至无可比算”。

  2006年,我曾多次到武昌水陆街探访,始终找不到武昌艺专校园的踪迹,原址处,那片焦土旱已被纵横交错的街巷、民舍和高楼覆盖得严严实实了。战争的痕迹消失了得如此干净,但我们怎能忘记那场侵华战争中华民族给带来的深重灾难!

  如今,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了,学院历史长河也整整流逝了95周年,可是,传承了武昌艺专学脉的我们,怎能忘记1938.8.16这个特殊的日子:武昌艺专最绚丽的时段止于1938.8.16,武昌艺专最美丽的校舍毁于1938.8.16,艺专师生最温馨的家园失于1938.8.16,这一天,湖美的学脉的失去了最初的、最重要的传承之地…………

  所以,勿忘1938.8.16 。

                                                       

  张爱华

  2015/7/19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